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默契》。

哪知卓长卿突然凌空微一拧身,会不会把他的尸体藏在自己的屋

“哗啦——”

银灰色的棉质窗帘被拉开,明晃晃的阳光透过玻璃进入房间内,有些调皮地掀开了安阳的眼睑。

安阳揉了揉双眼,拿起枕头下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动作迟缓地坐了起来,歪着头看着正在给窗台上的水仙浇水的青橙,小声了打了个哈欠,甩了甩头,随后才轻声问道:“橙子,我能问下你昨天为什么没去书店工作吗?”

青橙放下喷雾器,将窗户打开,将花盆挪至窗户外窗台上。

“昨天?哦,其实是我忘了有这么回事。”

听闻这个有些不讲道理的答案,安阳有些无言以对,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身体随之重重躺下,大口呼吸了两口从窗户透过来的新鲜空气之后,她才重新坐了起来。

“拜托了,我的青橙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心没肺。害得我担心了好久,以为你是因为我要你出卖色相的事而生气了。害得我昨晚一夜都没睡好,你不知道,我昨天在外面跑了好久,累死了。”

“嗯?我怎么记得你昨天晚上一回来,跟我打了个招呼就上床睡觉了,而且睡得还挺沉。”

“额……”

安阳掀开被子,沿着梯子爬下来,然后走至青橙身后,一把将之抱住,将头搁在对方的左肩上,贪婪地嗅着对方头发上的洗发水的香味,然后才撒着娇说道:“好啦好啦。我的青橙大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没生气那就最好了。既然你没生气,今天也想起了自己跟人家书店签了劳动合同的事,那是不是?嗯?”

面对安阳的撒娇大法,青橙也很是无奈。

她一直不太喜欢和人亲近,至于肢体接触之类的,更是能避则避。然而这个习惯,在面对安阳的时候,却屡屡不曾奏效。

不过此前安阳做这个动作,青橙其实也没什么感觉。没有排斥,但也说不上喜欢。

可今天面对安阳的这个亲昵动作,青橙却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不知不觉中快了那么小半拍。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而原因,似乎只是自己踏进了那家书店,接触到了那个好似第一次见面却又总觉得熟悉的江臣。

是不是,以前也有人对我做过同样的事情?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便被青橙立即掐掉了。

拍了拍安阳搁在自己腹部乱摸的手,青橙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知道了。今天我会去上班的。”

“橙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安阳说完,便嘟起嘴巴想在青橙脸颊上亲吻一下,却被早有预感的青橙用手掌挡住了。

“你不让我亲,我就偏要亲。”

就这样,两个人闹了一小会儿,最终安阳还是没能阴谋得逞。

有些气喘的安阳转身准备去洗漱,却忽然发现青橙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两小片柔和的红晕,在太阳的照耀下,如同一只看着就让人甜到心里的红苹果。

那是安阳从未见到过的青橙。

“橙子,你脸是不是红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可能是今天的太阳很好,晒的吧。”

摇了摇头,安阳不再多想:“对了,橙子,今天我也不陪你一起吃早饭了。”

“哦。”

“不对,应该是之后的几个月时间,我可能都没什么时间陪你了。”

“哦。”

“橙子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冷淡的回答个‘哦’字?很伤我的心。”

“我知道了。”

“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不。”

被青橙冷淡态度给彻底征服的安阳一个没注意,手上稍微用力,梳断了好几根头发,低呼一声之后说道:“橙子,现在我是真的很好奇以后会是哪路神仙来收了你。”

青橙扣扣子的手略一停顿。

在听到安阳这句话后,她的脑海里居然第一时间浮现出了江臣那张一点也不英俊帅气的脸庞。但也只是一瞬,她又恢复了平静,平淡地回复了个“哦”字。

“其实是因为我也找了个实习工作。离学校有些远,我得早点赶过去。”

“做什么的?”

“在一家卖服装的小店里当售货员。”

“祝你好运。”

“你都不奇怪吗?我跑去那做什么?”

“哦,我很奇怪,你跑去那做什么。”

“疑问句的语气要上扬,而不是平铺直叙。”

转过身,安阳帮助青橙理了下上衣白衬衫的领子:“其实那家服装店是他妈妈经营的。”

不需要多余的解释,青橙当然知道安阳口中的他是指蒋峰天。

扣上最后一个纽扣,她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才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他家的那间服装店并不大,而且已经有了一个女售货员,应该不再需要你吧?”

“因为赵姐最近要到预产期了,需要回去静养。他妈起到了缓解交通便利通行运送小型货物的作用。所以随处可见。

眼前的这河道现在却很冷清,并无船只通行。岸边柳树阴凉,沿河通风,景色优美,舒爽怡人。

几名跟踪者此刻却无暇去欣赏风景,他们充入河岸边四下张望,却没见到任何的人影。领头的长衣汉子焦躁骂道:“他娘的,怎么没人影了?难道当真是长了翅膀飞上天不成?”

一名短衣汉子听到‘飞上天’这几个字,下意识的抬头朝身边的柳树上看。突然间风声飒然,密密的柳枝之中一只脚底板正在眼前无限放大。咚的一声,短衣汉子被天上飞来的一脚正中头部,直接踹晕在地。

其余三人惊骇大叫,他们反应虽然很快,其中两人甚至已经从腰间抽出了匕首,但是柳荫之中跃下的两人动作显然比他们更快。

方子安从天而降,一脚踹晕一名抬头往上看的汉子之后,身子尚在空中便又踢出第二脚,将一旁另一名短衣汉子手中的匕首踢飞。身形落地之时,一拳击中那人面门,将他打晕在地。数步之外,张若梅也从天而降,动作迅捷的一脚踢中一名短衣汉子的太阳穴,将那人直接踢晕了过去。

只不过眨眼之间,四名盯梢之人打晕了三个,只剩下那名黑色长衣的头目模样的人手持匕首惊骇的站在两人之间,被前后包夹。

“你们……你们干什么?”那人举着匕首惊骇叫道。

方子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道:“这话该我们问你才是。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一路跟着我们作甚?谁派你们来的?意欲何为?”

那长衣汉子叫道:“我们……我们哪里跟着你们了?我们是过路的,跟你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

“到现在还抵赖,还跟他啰嗦什么?全部宰了算了,尸体沉河里去。”张若梅冷声打断他的话斥道。

那汉子吓了一跳,忙叫道:“方子安,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杀人?不要命了么?你杀了我们,你也逃不掉的。”

方子安哈哈笑道:“兄弟,还说只是过路的,连我的名字都叫出来了,还要抵赖么?”

那汉子惊觉失言,神色尴尬。突然间脸色变的阴沉,冷声道:“罢了,既然如此,老子也不跟你废话。我们是来奉命盯梢你的,那又如何?你也莫问我们是谁,也莫问我们是奉了谁的命。我敢说,但怕你不敢听。你若识相便放了我们走,咱们就当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还挺横!杀了算了。”赵若梅怒道。

方子安摆摆手示意赵若梅不要多言,对着那汉子笑道:“这位兄弟,你也莫要这么横。我方子安不过是一介普通百姓罢了,并不想惹上什么麻烦。倘若你们是为了钱财的话,我是个穷光蛋,你们也捞不到油水。倘若你们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的话,我身上也没有你们想要的什么秘密。我只能告诉你的是,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也并不想跟任何人作对。但是如果你们非要来打搅我,不让我过安生日子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日我不为难你们,你们回去后将我的话原原本本告诉让你们来盯梢我的人。”

“好!方公子快人快语,在下也不纠缠。你让我们走,我们以后不来了便是。我们其实也并非对方公子有什么企图,不过是……奉命调查调查你的底细罢了。其实也没什么。只要方公子不惹事,我们也不会来找你麻烦。”

那汉子倒也见机的很。此刻自己四个人倒了三个,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显然是不能耍横的。对方的身手也看出来很不错,自己并没有把握能赢。所以还是识时务些为好。真要是不肯罢休,搞不好真要把命丢在这里,被他们给杀了沉河。

方子安点头道:“很好,希望你不要食言,不要逼人太甚。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回去也告诉叫你们来的人,我方子安是顾念师徒情分,才为周山长送终入土。除此之外,并无任何瓜葛,更没有参与什么事情。若只因为此事便不肯放过我,非要逼得我走投无路,那我也没法子,只能拿命拼了。明知拼不过,也要饶上几条人命垫背。”

这话听得像是打哑谜,但长衣汉子听在耳朵里自是清楚明白。他们确实是因为方子安为周钧正主持葬礼的事而奉命来查一查方子安的底细,倒也并没有打算要弄的别人拼命。他们只是暗中盯梢,没想到被发现了,那么盯梢的意义便没有了。

“我会将你的话禀报上去的,你若安分守己的话,也没人找你的麻烦。”那汉子道。

方子安点点头,向张若梅点点头,快步走向来时小巷。张若梅似乎有些不情愿,却也只能跟着离开。方子安走到十几步外,看到掉在地上的那只匕首,突然勾脚一挑,发力踢中匕首木柄。那匕首激射入电一般,擦着那长衣汉子的头顶飞过,笃的一声钉在一棵柳树树干上直至末柄。那长衣汉子一惊,身上出了一层汗。这一手着实惊到了他,到此刻他才明白,原来对方说要拉上几条人命垫背的话绝对不是虚言,而是他真的有这个本事。

躲闪中的小老太婆忽然一个飞身我在这边儿好着呢,嗯,不用担

看了好一会,陆隐就是没动。

  被围攻的人早就注意到了他,看他没动,都颇为庆幸,唯恐他跟胖子一样需要晏小静救,那就麻烦了。

  砰的一声,一具神甲卫士被打裂,彻底废掉,又一具神甲卫士顶上,众的是对神识所在微观能量世界的认识,

  理解的越.透.彻,掌控.力.也会越大。

  他的定力并不强,

  相反,他在山水田园人群闹市中行为被.束.缚的状态下反而能让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参悟之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默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岛世界

grape69

天岛世界

妖妖仙儿

天岛世界

季璃

天岛世界

郑媛

天岛世界

紫苏落葵

天岛世界

梅田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