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残情》。

马车又转过七八条街,连在,道:这女人是谁?段玉道

清脆的电话铃声,在安静的书房内显得格外响亮,将还沉浸在异样氛围中的两人拉出。他们相视一笑,彼此的友谊多了丝心照神交,相知有素。

任平生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便直接接通,“喂,靖文姐!”

宋彩鸢见对方没有回避自己的意思,她甜甜一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饶有兴趣的听着。

电话那边显然说了很长的一段,然后任平生说:“我知道了,先不用管楚如仙,也无需去猜测楚清月的意图。

询度有意与我们华兴唱片合作,目前来看是一个善意的邀请,我们也要回以善意,你、我还有如嫣姐都要去参加酒会。

若在酒会上聊到合作,你们去谈就可以了。我说一下对于这次合作的看法,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物理介质和拷贝的成本会逐渐降低,网民数量和网络应用数量会逐年呈爆炸式增长。

现在是互联网公司竞争最为激烈的时候,楚清月之所以想与我们合作,是看重了音乐所带来的巨大流量。

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要知道,如今询度在华国互联网领域可谓一家独大。但她依旧小心谨慎,试图将一切分走流量的可能性杜绝。

她看中了我们华兴唱片近30年的歌曲版权,还有音乐人的创作水准。因此担心我们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合作,创建音乐平台,分走流量。互联网音乐在未来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其中的利润会是天文数字,这个时候抢占先机最为重要。

实话讲,我不愿看到垄断公司产生,这对华国音乐和互联网的发展都不是好事。若非我们公司已经超负荷运转,我都想自己创建音乐平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以小博大,和询度斗上一斗!

所以,我们是占据主动的一方,明天合作可以谈,但不可以定。你把我的意思,告诉如嫣姐,其他的具体细节,你们斟酌着谈就可以了......”

宋彩鸢又静静地听了一会儿,见任平生挂断电话,她笑着说:“据我所知华兴唱片当年在港岛很是辉煌,巅峰时期歌手多达数十位,与环球唱片并驾齐驱。没想到平生你竟然是华兴唱片的大老板,可真是深藏不露!”

任平生耸了耸肩,“华兴唱片到了我这儿没剩下多少家当,小门小户还要被人惦记着,你说可不可笑?”

宋彩鸢美眸闪动,她缓缓摇头,“平生你何必妄自菲薄?我虽然不知道你何时收购了华兴唱片,但只要有你在,华兴唱片必然会重现昔日的辉煌,甚至超越之上。”

任平生笑了,“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

宋彩鸢神采飞扬,自信的说:“我不仅对你有信心,对我自己也有。平生,让我加入华兴唱片吧!我想与你一同创造美好的未来!”

任平生收起脸上的笑容,与宋彩鸢默默对视。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风雨同舟的坚定和桃花潭水的柔情,感

其实,陈萍还没有赶来,陈瑶已经变身了,她境界虽低但修为实力不弱,特别是和噬元兽合体以后可称作的九界灵猫,虽然在人间九界灵猫不可能成年,但即使是幼生体,和人合体之后,其威力不可想象

  她自信就是桃云青这种怪才,自己与他相同境界也不会输于他,若说这世间有能令她在修行上有三分自惭形秽的感觉,当今,唯有巫姽婳一人,其他人,她自信都可以比得过

  她不输于任何人

  只是,和眼前这个蛮人境界差距太大了,他的随意......

秋萍松了口气:你准备送他什己以冷漠,保护自己以拒绝,

翌日,三人吃过早饭,任平生便出发去了帝影,这是提前与校方定好的,昨天便与两女说过了。

洛靖文与两人有说有笑,好似昨夜什么都没发生过。任平生没看出什么异样,也就放下心来,他本就随性洒脱,别人不在意,他更不会纠结。

楚如嫣一早便起床,她焕然一新,整个人变得朝气蓬勃。昨夜既然答应了加入华兴,她自然不会反悔。这两天准备与洛靖文一起整理资料,快速了解华兴唱片及娱乐市场,以便能接手工作。至于具体做什么,任平生相信洛靖文可以把好关,自己无需费心思量。

任平生一路开车,从帝影正门进入,他将汽车在停车场停好,便步行越过综合楼,来到后身的表演楼。一阵嘟嘟的电话音后,“喂,早上好师娘,我到表演楼门口了。”

“行,我知道了,我在综合楼办公室呢,你在那里稍等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形体表演老师。”

“好的师娘。”

任平生挂断电话就向综合楼走去,他自然不会干等着陈曼茹过来,怎么也得迎一下。

陈曼茹刚走出综合楼就看到任平生站在门口,她笑着问:“你不是说自己在表演楼门口吗?”

任平生快步上前,为她捏了几下肩膀,这才笑着说:“师娘连假期时间都能抽出来陪我上形体课,我走几步来迎接您岂不是理所应当?师娘辛苦了!”

陈曼茹对他亲昵的举动很是受用,摸了下任平生的头,“你呀,这嘴巴可真甜。咱们先过去吧,别让汤老师等太长的时间。”说着两人并肩向表演楼走去。

陈曼茹见任平生一直是那副平静自若的模样,虽然心中喜欢,却忍不住给他打起了预防针,“平生,这个汤老师不仅年轻漂亮,而且教学功底扎实。她过去曾是歌舞团的舞蹈演员,由于当时表现出色,被破格提拔到当地教育学院担任音乐系形体老师,那时候她才24岁。

后来她进入帝都舞蹈学院深造获得学士学位,97年到了我们学校表演系开始担任老师。人家正值青春,今年才三十几岁,假期原本要陪家人旅游的,结果被王院长拉来给你上形体课,你可得好好学知道吗?”

任平生见陈曼茹一脸郑重的模样,不由摇头苦笑道:“师娘,我觉得还是不用培训了。现在是暑假期间,让老师们陪着我在学校特训,即便你们不说什么,我心里都过意不去。关于艺考的事情我也打听过了,按照正常的程序和难度,我觉得自己没有问题。毕竟我是来当学生的,又不是导演拍戏试镜,总不会超高难度吧?”

陈曼茹闻言将脸板了起来,“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不用培训了?你若真的心里过意不去,就给我好好学习,到艺考时让大家眼前一亮。正常的程序和难度,或许你真的没有问题,但你要做一名普通的小演员吗?若是这样我马上就回去!”

任平生见陈曼茹好像生气了,连忙跟着道歉,“师娘,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话,您就别生气了。我向您保少女一拳。

“哪里跑!”这时,灰衣老者也飞了过来。林铮立刻收起攻击。

“又一个四大门派的小崽子。”灰衣老者也没想到还藏个帮手,胡须吹动,八字胡随风飘舞。

林铮听到这话,知道眼前八字胡老者是魔修。只有魔修才对对正道这么恨之入骨。

“飞鼠散人,你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对付我们这些小辈,你还知不知道廉耻?”少女愤声说道。

林铮闻言知道眼前这相貌矮小丑陋的老者,居然是传说中的飞鼠散人。

他也听过飞鼠散人被狂涛门掌门黄烈山打败的传闻,没想到他又重新出山了。

对方既然是飞鼠散人,那最少是凝尘境的修为,他们今天怕是要栽。

“哈哈,廉耻是你们这些名门正道才讲的,我是你们口中的邪魔歪道,讲什么廉耻。”飞鼠散人丝毫不已为意,反而有些沾沾自喜。

“正是老魔头,死性不改,我劝你还是乖乖退去,不然今天要你好看。”少女呸了一声说道。

“我今天还到想看看你怎么要我好看的。”

“狂涛门掌门是我师父,我已经通知过他了,你在不走,小心他把你另外一条腿也打断。”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飞鼠散人脸上一寒。

他闭关多年,不经人事。最近才出山,遇到生人想多说几句。

没想到少女一语让其破防,他被黄烈山打败是永远的伤疤,今天被人在伤疤上撒盐,顿时变脸。

飞鼠散人屈指一弹,指尖飞出一个弹珠大小的气流圆球。

气流圆球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飞向少女。

少女手中长剑出鞘,挡在身前。

气流圆球重重的砸在长剑上,长剑铛的一声,如同被铁块砸中。

少女俏脸煞白,整个人如破麻袋一样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整个身子摇摇晃晃。

飞鼠散人一击得手,再度挥掌,枯槁的手掌抓碎空气,在其手中凝聚出一个巴掌大的气旋。

他一抓抓向少女天鹅般的长颈,这一下抓中少女片刻就会香消玉殒。

飞鼠散人一腿立地,一蹦多远,手掌虎虎生风,气流吸收元气,不断加大。

在飞鼠道人飞到少女跟前时,气流如簸箕大小,卷动中周围的空气都已扭曲,下一秒就要抓中少女。

少女面色惊恐,无助又慌乱。她还没失去最后理智,玉手握住一根玉笛。

玉笛发出摄人绿光,一看就是不凡。就在这时,紫色火焰翻涌出现在少女面前。

气旋迎上紫火,紫火被吹的倒飞。明亮的火焰照的林铮脸上通红,扑面的火焰烧灼额前发丝。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

林铮立刻收起火焰,赤红的拳头砸中气旋。

气旋被拳头砸中,中央凹陷。似一个气球被木棍捣中。

飞鼠散人冷哼一声,猛的一推。眼看要被撑破的气旋陡然加固,林铮的拳头再也进不了一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曙天星河

青梅小竹马

曙天星河

确确

曙天星河

干燥的心

曙天星河

流云山庄1

曙天星河

凉凉公举

曙天星河

五步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