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分》。

我们生活的世界上有二百多个国标的笑容,一下子顿住,他上上

一望无际的旷.野,天空中除了飘飞的雪花,还笼罩着一层雾气,

  以至于走在后面地势高的士兵在往前面走到峡谷中的部.队看过去的时候,连他们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沈杰现在应该算是站在.黄.土高坡的这一段的高处,旁边的.深.沟.好像悬崖一般,以他的目力都看不到底部到底有多远,

  他们这一群士兵军容整齐规整,军纪也很严.明,在现在往前面走的时候,一个互相说话的都没有。

  这种头上带两个像天.牛角的泛.红.色.帽子戴上去虽然有点重但防风防寒效果还不错,

  二十里的雁门关,前路一直风平浪静的,除了这恶.劣的环境和漫天的风沙,

  对于他们这样的赵国士兵而言,走的久了一些,

  或许就像秋高气.爽.的环境,清冷的空气呼.吸.到肺.里,很新.鲜.也很舒.服人。

  不过就在大军向着关内展开的时候,忽然从两侧的高坡上向着下方.射.来大量的飞箭,还有滚木飞石,

  这是扈倔想都没想到的,他前一刻望着都能望到一些模糊边角的城池,

  扈倔立即对身旁的陈义说道:“全军加速向雁门赶路。”

  立即便有两匹战.马顶着飞箭.乱.石向着两侧飞驰而去。

  往前方的那战.马.上的人还没有.骑.多远便被直接.射.死.在了马.上,

  赵军大.乱,

  “陈义,有没有查清楚,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敌军?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斥候是.干.什么.吃.的。”

  扈倔看到自己的军队到处都是人.仰.马.翻的,心里都凉.了,

  ‘难道是秦军打过来了。不可能,秦国离这儿这么远,’扈倔心里还在担心是不是雁门现在都不是他们赵人的地盘了。

  就在陈义还想着该怎么回老将军,一支弓箭从上方.射.了一头扎.进.了他的肩.部,力道重的直接把他.射.下了.马.来,

  另有一颗巨大的滚石砸在了左侧的一头皂头大.马.上,这头大.马.在嘶鸣声中带着.马.车翻了半个.身.子,

  马.车.上的扈倔一个没抓稳,脑袋.重.重.的磕在侧边扶手

“你败了。”周安轻轻的说道。

到现在玄火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自己没有清醒的时候,周安用长矛攻击他,很明显能杀他,但是周安并没有杀他。

“是啊,我败了。”玄火落寞的说道。

“怎么去二十一层。”周安说道。

“只要我认输了,你就通过这一层了。”玄火说道。

“那你是不是该认输了。”周安说道。

“你杀了我吧。”玄火说道。

周安没有想到玄火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已经不想活下去了,也......

不以官,称枢密曰“领庐”,方许之。戡告能明白总是好的。”突听那小贩大叫一声,

待第二日清晨上头,淡淡洒下来的金光透过窗棂落在了萧慈的脸颊上。

萧慈感受到了光芒落在自己脸上的光影,这才慢慢的从熟睡之中清醒过来。

睁开双眼的萧慈,眼底的惺忪之色很快便化作了清明,从他一丝不苟的身上从而得见他不是一个喜欢赖床的人。萧慈丝毫不推泥带水的起身,穿好鞋袜和自己的衣衫,将自己的长发束好。这一些列的动作,萧慈都弯成得行云流水。

萧慈还记得院子里有一口井,便出去打了一盆水来做简单的洗漱工作。

洗漱完之后,萧慈便简单的解决了自己的空腹。

他起身,执起案上的海棠剑,将其负在背上,这才重新出门。

萧慈将拴在院子里的马带了出去。

他牵着马,朝着昨日小女孩为自己所指的方向而去。

直到出了洛州,萧慈这才将马背上的斗笠戴上,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耳边是风声呼啸而过,但萧慈并不以为然,而是继续前行。

萧慈也是刚入世时间不长。从前,萧慈的世界观仅只是围绕着东城镇和小剑门来,对于外面的事情,他到底也只是知道关于星空联盟和八宗的传言,也只是知道一些修行界中名声大震的修行者。

除了这些,萧慈对其他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的。

比如说,他并不了解人族一州大陆到底有多大?

以天启城为主,分东城、南海、西沙、北荒。

萧慈所在的东城镇小剑门,属于东城。而且还是东城之中最不起眼的小地方。

这个地方距离天启城可是遥远。

而且,萧慈并不知道离开洛州之后,这个方向是通往何处的?

反正,现在只能够去了。反正距离月盏苍原秘境开启的时间还很长,倒是还有时间给萧慈挥霍的。

......

林桑桑骑行,花了两天时间来到了樊城中。

抬眸看了一眼城门匾上的‘樊城’二字,林桑桑也没有多想什么,便下马进入了樊城。

途径了空旷无趣的洛州之后,来到了热闹的樊城,林桑桑自然是到处好奇了起来。

林桑桑在天双阁中几乎很少离开,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热闹的城镇。

更别说林桑桑天生的玩心就很重,便索性在樊城中大抵玩了一整日,又住了一晚,第二日方才离开樊城的。

毕竟,她可还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地的。

......

花了几乎两天的时间骑行,萧慈才抵达了下一个城镇。

看着眼前的人流来来往往的城门,萧慈这才从马上一跃而下。

也不知道拿走天灵穗的那个女子在不在这里。因为,她前脚刚离开,萧慈后脚才抵达樊城的。

萧慈抬头一看,就看见了城门牌匾上雕刻着‘樊城’两个字。

可其实他并不知道,林桑桑比他更早一天抵达了樊城,如今早已离去。

和洛州不一样,樊城更为繁华,人流量也多。

而且这里的气息很醇厚,似乎是没有受到了魔气的侵染。

这个地方比洛州和东城镇实在是大太多了,虽然是第一次来樊城,但萧慈还是有些诧异里面人山人海的街道。而且,这里也算是一个大抵豪华的地方了。

萧慈没有犹豫的牵着马绳进入了樊城。

萧慈一边前行,一边四处张望。

萧慈牵着马在人流量异常多的地方来回,时不时会被波及。

萧慈在街上走了好一会儿,这才牵着马走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止步。

他垂首看了看自己腰间上别着的天灵穗。

见天灵穗毫无反应,萧慈才知道,原来那人并不在这里!

不知道她现在又去了何处呢?

赶了两日的路程来到这里,萧慈似乎有些疲惫了。而且,他的马也需要进食了,要不然的话,萧慈还没有倒下,它就先倒下了。

在还没有到襄州之前,它可是萧慈的好伙伴啊!

萧慈决定先去找一处驿站住安定下来。

萧慈牵着马到处瞧瞧,就在这时,他一眼就看见了一处美艳女子最是多,装扮风格特别的好看的地方。

此处男男女女同行至此,欢声笑语不断传到了萧慈的耳边。

萧慈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在多看了。

他正巧从此名为‘天河仙院’中渡过。

就在萧慈牵着马从天河仙院中渡过之时,一被门前好看的姐姐们瞧见了,她们便纷纷朝着萧慈一涌过来。

萧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她们给包围在圈圈之内了。

她们左一句右一句话的娓娓道来,萧慈没怎么听懂,但主要的意思却是让萧慈进入这天河仙院中。

萧慈只觉她们靠自己靠得有些近,便处处躲开,以免双方有肌肤之亲。

萧慈无奈,只能屡屡拒绝她们,意欲转身离开。

好在萧慈带着斗笠,她们才没有看见萧慈的表情是如此的慌张。

她们左右拥挤,让萧慈脚步小意识的一踉跄,差点摔了去。<

下午两点一到,大巴车准时在李元和吴芷居住的小区门口停下。

李元和吴芷整装好,上了车。

大巴车师傅熟练的挂上档,大巴车发出轰鸣,载着今日准备去打怪的四十来号人往勇者部落外驶去。

当他们开过那断壁残垣般的大门后,驻守在附近战旗公会的人急忙打开信息栏,编辑出一条【大巴车来了。】的信息,发送出去。

“哼,这帮家伙果然不会老实的吃下这个亏啊。”隔着窗玻璃,吴芷看到了不远处那探头探脑张望着的人。

“可惜这次要让他们失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道君临

肥皂快乐水

大道君临

白小贞

大道君临

省略你的过去

大道君临

云少卿

大道君临

蓝色的雪碧

大道君临

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