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合体后期(二)》。

那么,从这里路过的人,晚上投宿的时候要怎么办?不怎么办杜云天与萧王孙相视一笑,群豪纷纷怕掌喝采,杜云天道:我与

在这样一个更新的转变的过程当中,自然而然的,燕飞身体的细胞,开始吸收起来了四周空气当中的能量粒子。

于是一时之间,四周空气当中的这些能量粒子,开始悉数被燕飞的身体给吸了过去。

因为这些能量粒子,本身属于空却对其他人影响很大,首先是他的母亲被吵醒,接着是他的父亲,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一弹指世间

  火焰的世界里,到处都是砸打哭喊声,求救声,争吵声,以及绝望的声音

  吴国国都,变成了炼狱的一角

  …………

栖云城,离金炎国皇城大都最近的一座城邦。

从栖云城到皇城大都凡人乘坐马车也仅仅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因为很多到进入皇城的人大多都会现在栖云城休整几天缓解一路车马劳顿,养足精神后才会进入皇城。正因如此,栖云城中各种达官贵人比比皆是,五花八门的吃喝玩乐样样具全,城中的繁华与热闹程度并不比皇城大都差多少。

这天,两男两女出现在栖云城。两个男人中,一人身材修长面相清秀且轮廓分明,身穿白色长衫,气质不凡,一幅翩翩公子样;另外一人身长近两米,浓眉黑脸,且一身黑色工装,虎背熊腰,一幅生人勿近的恶人模样。两个女子中,一个一身白色长衫的女子尤为引人侧目,此女子面部白色轻纱遮面,但长长睫毛下一双灵动的眼睛让人看了一眼就难以忘记,结合该女子浑身透露的高贵气质,就能让人想到此女绝非寻常。另一女子,她没用轻纱遮面,未施粉黛,但这毫不影响她姣好的面容,跟黑脸大汉一样,同样一身黑色劲装让她在人群中显得分外英气不凡。

那个白衣翩翩公子自然就是夜阳,另外的黑脸壮汉是伤好后的严展;白衣女子是白瑾,在进到栖云城之前,夜阳为了避免白瑾的惊人容貌引起骚乱,他差不多说破嘴皮,才令白瑾同意用白纱遮脸。那个英气不凡的女子唯有跟夜阳斗嘴斗了一路的严小语。

自葬神山出来,白瑾很少说话,唯有夜阳能够与其沟通,四人一路同行下来,其他人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夜阳至今修为依旧没有恢复,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他怀疑自己现在的状况会不会跟那颗珠子入体有关。在路途中,夜阳将自己的这个猜想告诉白瑾,但经过白瑾的查看,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异常,也没发现什么珠子的存在。

既然白瑾没有发现问题,夜阳也没将此事再放在心上,性格开朗好玩的他反倒是一路上与严家兄妹已经相处的较为熟络,并有事没事总拿严小语开心逗乐,弄的严小语总气得直跳脚。严展因感恩于夜阳与白瑾的相救,每次在严小语被夜阳逗得抓狂就要暴走之时都会站在夜阳一边,可怜让他一个威武的大汉只能夹在两人中间做和事佬。

来到城中,严小语就嚷嚷着要吃东西。一家名为“梦星楼”的酒家,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个“梦星楼”是一个六层的建筑,外观装修的份外华丽,在沿街的一众商铺中显得格外显眼,而且酒家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也很多,来往的客人的打扮看上去大多都是一些富气逼人,一看就知道“梦星楼”在栖云城绝对算是一个数得着的酒家。

“就这家吧!怎么样?”

严小语指着“梦星楼”开口向三人询问到。她看上去是在询问,却没等到其他几人回答,自己已经径直朝着“梦星楼”走去。

严展见状不由得黑脸一红,站在夜阳和白瑾身边有些尴尬。

“二位见笑了,我这妹妹在家被宠坏了,有些不懂事儿,嘿嘿…”

严展讪笑着说到。

白瑾没有作声,她到哪都像是处事不惊的样子。

夜阳则是在一旁拍了拍严展的肩膀,也不说话,就摇了摇头,然后也径直向“梦星楼”走去。严展傻楞楞的看着夜阳的背影不知所措,他这摇摇头是啥意思啊。

夜阳走到酒楼门口,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先行到来的严小语正在和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长得极为精致漂亮且打扮华贵女孩在酒楼门口吵架。

“不会吧!!不就是碰到你一下嘛,又没有多大的事儿…”

严小语不耐烦的向着华贵女孩说到。

“有事没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现在我胳膊还痛着呢!”

华贵女孩一边揉着一只胳膊,一边骄横的说到。

“那么金贵,就别出来呗,碰都碰不得!”

严小语小嘴一撅,喃喃说到。

“你这个乡下人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公德,真是没有教养的野蛮人!”

华贵女孩听到严小语的话,不由得脸色一变,气极的大声嚷嚷。

“你说谁没教养,你说谁是野蛮人呢?”

严小语厉声说到。她毫不相让,脸色一冷,一步逼近叫嚣的华贵女孩。

“你你你,我说的就是你,怎么着!你还准备打人>契丹兵士像洪水般涌进了龙门关关口。

威严的雄关,终于被他们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大军进入龙门口,因不知去诸的大军在哪里,阿保机担心遭到去诸袭击,不敢分散行动,分兵两路,一路由敌鲁统领,围困妫州城,另一路由自己和曷鲁统领,寻找去诸决战。

妫州地界并不像幽州那样,到处都是平平整整的农田,这里山高林密,山岭与山岭间,是宽宽窄窄的峡谷,人烟稀少。

不得已,阿保机再次分兵,一路向西搜寻而去。

长城关隘都是用来防外的,从南面进攻,一攻既破。

已经寻到上次出关的地方,继续向前,快到李克用的势力范围了,竟然连去诸大军的影子都没有寻到。

去诸究竟躲到了哪里?

按理说,契丹大军破关,刘仁恭一定会强令去诸出兵的。

这去诸,究竟再耍什么花样?

康默记分析,去诸极有可能根本就没有入关,躲到了长城外的某个地方,正捂着嘴偷笑呢。

阿保机也怀疑到了这一点。

阿保机一筹莫展,问计康默记。

康默记道:“我们这次声势浩大强行克关,刘仁恭不可能坐视不管。如果我们现在不想与刘仁恭正面发生冲突,还是立即撤军的好。”

阿保机立即感到事情紧迫。

幽州离妫州近,若刘仁恭要解妫州之围,敌鲁必受其患。

阿保机急令传令兵,让敌鲁火速由龙门口出关,留下万人由剌葛统领,继续在妫州制造无人区,然后就进出关,自己统领大军顺原路返回,接应敌鲁。

好在并未受到幽州大军冲击。

阿保机垂头丧气。

原想一举拔掉去诸这根肉中刺,结果,兴师动众,连去诸的脚印都没看到。

驻扎在霫国的斜涅赤,也未受到去诸骚扰,去诸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阿保机继续让斜涅赤在霫国驻扎,打探去诸下落,若遇叛军骚扰,必围歼之。

阿保机想了一下,留下康默记,协助斜涅赤重整霫国部落,稳定局势后,再从霫国撤军。

阿保机又下令,将妫州获得的人口押往仪坤州,粮食财物全部送至可汗牙帐。

这次出军,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还是掠到了不少粮食物品,让阿保机脸上多少添了一些光彩。

远远望见可汗牙帐的宏伟壮丽,阿保机的心里悠然产生出一种回家的感觉。

这些年来,东征西讨,马背为家,何曾有过安逸的日子。

阿保机突然想到,躺在明王楼上,两耳不闻窗外事,有贤妻嘘寒娇儿绕膝,那是一种何等的享受呀。

阿保机突然感到累了,催马疾行,只想快快回家,舒展腰肢,痛痛快快睡一觉。

远远的,阿保机看到,男女老幼一大群人立在牙帐外,显然是留守人员出来迎接了。

老远便看到述律平一手拉着一个儿子,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阿保机想起述律平用千人之师击败乌古大军的事,心中顿时荡起激情。

平妹呀,真是难为你了。

要不是你力主出战,这明王楼,恐怕早就被乌古人付之一炬了,哪里还能威严地挺立在这里呀。

奶奶年事已高,恐怕更难逃此劫。

你真乃女中豪杰也。

阿保机心中温情油然而生,催马来到近前,正要下马与亲人相见,却看到述律平和两个儿子对着他跪了下来。

其余人全都齐刷刷跪倒在地,给阿保机叩头。

阿保机不知述律平为何要对他下跪,大惊,急忙跳下马背,一边弯腰去扶述律平,一边埋怨道:“平妹,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快起来。”

述律平偷眼看到,跟在阿保机身后的将军、卫兵们,全都惊讶地望着自己,觉得目的已经达到。

述律平面色严肃,一本正经说道:“皇上,这是群臣迎接皇帝的礼节,你应该让众人平身。”

阿保机急道:“那皇上是让汉民叫的,你怎么也跟着起哄。”

述律平仍然跪地不起,道:“往后,无论任何人,都要称你皇上,你是天下人共同的天皇帝。”

阿保机没有办法,正要弯腰将述律平扶起,述律平又道:“请皇帝让众人平身。”

阿保机愣怔了一下,只好说道:“那就平身吧,你们快快站起来说话,跪在地上,多别扭呀。”

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你手下因宽恕而结束,无疑是愉快的运乃安。;。孙瑒,字德琏,吴郡通,看来已像五个大肉团的时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合体后期(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行华夏问景

十八岁的忧伤

逆行华夏问景

一铭桑

逆行华夏问景

缘封

逆行华夏问景

七殇

逆行华夏问景

人一介

逆行华夏问景

不吃辣的老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