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翻牌》。

作者精雕细琢,如同一个高明的移动。一个年青的口音恨声道:

“哈哈,我来了什么厉害人物,原来是俩废物东西!”

焦海鹏往地上“呸”了一口,遂将敌人身上的大锤拎起,当兵器用。

那人胸口中了一锤,胸腔已塌了,内脏已碎,焉有命还?

焦海鹏直起腰来,顺着路径张望。

前不见贼寇,后不见恶棍。

又向四处房顶环顾。

个家屋顶像有伏兵,让他猛地一惊,仔细一看,原来仅是烟囱。

不禁自嘲,大有些草木皆兵的意思了。

天黑漆漆的,幸而无乌云遮蔽。

月光灼灼,百步之内,可以视物。

再不见其它贼人,焦海鹏这才放心。

这时的谪仙村阒然寂寥,大柳树疏影摇曳,狗也不吠了,死气沉沉,好像废村。

近处几具尸体,包括那桂英少妇的遗体,在焦海鹏中一一浮现着。

他兀自纳闷,“村子里的人,都是睡神不成?贼人行凶,闹出的动静不算大么?还是一个个自扫门前雪,作壁上观?”

正想着,忽然一拍脑袋,暗叫道:“糟糕啦,我师父!”

焦海鹏以一敌三,杀了贼人,耽搁了好些时间,怎么样也有半炷香了,他怕贼人已去了王家大院。

遂起脚步,向王家大院跑去!

奔了数百步。

王家大院近在咫尺,门上灯笼随风摇摆。

大门敞开着,一只人脚露在门槛外。

走近一看。

那人伤在头上,流了好大一摊血,穿着与贼人一样的夜行衣。

焦海鹏惊了又惊,暗料:“果然不出我所料,贼人是冲着小儿来到。”继续往大院里面走,便在葫芦架下,又发现两个死者,刀离身,撇去了好远。

一人扑在摇椅上,那摇椅还摇摆着,吱吱的,人似死去不久。

一人跌在花圃里,压坏了好些花朵,百花成了红花。

再一迈步,偶然踩到几支小箭上,落得四散。

情急之下,焦海鹏向大屋喊了一声:“师父!徒弟在此,你老人家怎样了?”

这时,大屋内传来兵器锵然之声。

焦海鹏只恨自己未能生出四条腿来,快点跑到师父身边去,大喝道:“贼人休要张狂。你家焦太爷来了,还敢造次?”

拎着铁锤,闯过丹墀。

余光中,又瞥见马厩屋顶,似乎躺着一个黑影。

欺近门口时,忽然有一人飞出,两人差点撞个满怀。

焦海鹏轻身避过。

那人直摔到台阶之下。

滚了好几圈,胸口流着血,蹬了几下腿,了了账了。

焦海鹏,只听师父狠狠说道:“说。哪里来的贼人,到此有何目的?”

像是抓到贼人了。

听到这里,焦海鹏急匆匆闯进内室。

过了走廊。

又看兵器、小箭、铁镖等散落一地,血迹染上窗户纸。

三个夜行人,躺在地上,均一剑毙命,像出自长明道手笔。

“师父!”焦海鹏叫嚷着跑到内室。

地上跪着一个黑衣人,此刻摘下了面罩,生的是獐头鼠目,其貌不扬,脖子上架着一柄光粼粼的宝剑。

正是白虹剑。

长明道面容紫青,端坐椅上,正嗔目诘问。

小儿无事。

王弼臣抱着小儿,正襟危坐。

猎豹子-王彪却了无踪迹。

焦海鹏搜寻了一圈,长吁一口气,说道:“师父,你们没事吧,刚刚外面···”

长明道冲焦海鹏点点头,说道:“外面贼人皆被王兄所杀,为师抓个活口,正审讯哩,莫要打岔。”

焦海鹏本来想说桂英无辜惨死,问问猎豹子哪去了。

现在看来,事有缓急,只等审讯贼人之后再说了。

贼人吓得浑身发颤,面容苍白,一时牙齿打着哆嗦,说不出一个字来。

看贼人伏诛,焦海鹏生出一种莫名的爽快。

正待靠近过去,聆听师父盘问···

这时,屋顶之上,忽然发出几声踩踏。

咔咔···

屋瓦掉下来,碎了一地。

焦海鹏叫道:“不好,贼人上房了。”

丢下大锤,去找镖囊和钢刀。

“不必去了,是猎豹子。他在外面。”长明道说。

话音刚落,人已从屋顶降落,哒哒几步,来到屋内。

剑眉豹眼,炭黑面庞,拎着一柄带着的钢刀,果真是那“猎豹子!”

王彪进屋后,先行弹去身上尘埃,冲焦海鹏哈哈笑道:“你要去哪?外面的贼人已被我全打发完了!”又一看长明道剑下贼人,说道:“道长,你还抓个活的呢!快些问问,他们是什么人。”

长明道笑道:“王兄莫急,我正要诘问。”

焦海鹏进屋之后,只感觉哪里不大对劲。

不知何时,小儿竟然止住了哭泣,贴在王弼陈怀中,貌似睡着了,便是源头。

焦海鹏暗忖:“这就很怪了,怎么贼人来了,小子忽然好了?”

又不好问师父。

原来,焦海鹏前脚刚走,不到一口茶时间,长明道与王彪便听到了院中有大动静。

尤其是长明道,乃身具内功之人,稍有风吹草动,皆逃不过他的眼睛和耳朵。

长明道感觉有人,先看了王彪一眼,后斜睨屋顶。

王彪即刻会意,提刀来到窗口。

一个“燕子钻云”,飘身与外。

双脚刚沾地。

东边墙上忽有人影,一闪而过。

来人不善,善人不来。

王彪料此人定是穿窬强盗一流,大叫一声:“朋友,站住脚吧!我看见你了。风清月朗,大好春宵,何至于鬼鬼祟祟的扒人家墙头呢?”

展开脚步,寻着人影,沿途追了过去。

王弼陈家中,院深墙高。

东墙足有一来丈。

王彪来到墙下,只足下一点,轻松越过。

墙后乃一阒然小径。

原来是个与邻家共享的狭长夹道。

爬山虎之类的绿植在两家墙上蜿蜒生长,十分茂密。

左右一看,哪有半个人影呢?

王彪心想:“此人能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脱,轻功必是极好的了!”端是扫兴,并未追下去,怕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

便从夹道向左而行,打算从大门回到屋内,沿途侦测一番,看看有无疏漏,确保无虞。

不是冤家不聚头!

拐过墙角,月光下,真切看见陌生身影。

在王家门口鬼鬼祟祟,手里拎着一把白花花的刀。

绝不是焦海鹏。

王彪大吼一声:“谁?干嘛的!”追了上去,速度很快。

贼人正欲抽刀开门,听到叫声,往后一看,一个瘦麻杆似得汉子正大步流星的赶来。于是,心里一慌,手脚忙乱,刀柄砸在门上,一下开了,便溜到了门内。

原来焦海鹏走的匆忙,门并未落闩,一推就开。

王彪来到门前,犹豫了一下。

只看左边门扇后露出一截衣角,固然一笑,鱼贯而入。

贼人果然邪恶,躲在门后,要打闷棍。

王彪刚探个头,这人反手就是一刀。

王彪既然敢闯,便有提防。

看见刀来,肩头一沉,避过这一刀,冷笑道:“相好的,你早露了。下手够狠啊,吃我一刀!”

手腕一转,遂还了一刀。

不想,来人真是庸才,一刀正中胸口,发出一声惨叫,转身要逃。

王彪借机一脚踢出。

正中此人后腰,力大无穷。

此人“哎呦”一声,向前一扑。

不偏不倚撞到门框上,头上磕出个碗大窟窿,登时了账。

王彪用脚踢了踢这人胳膊,哼了一声,想不到贼人如此不禁打,宛如豆腐做的,连一招都抗不下来。

同时他注意到,此人绝不是跳墙那人。

不知还有多少贼人。

王彪把刀一提,跨过门槛,直奔天井,要去告诉长明道“外面来了穷徒!”

正来到葫芦架下。

不料,此地藏有歹徒。

忽然间,一左一右,各窜出来一人,齐声大喝:“取你狗命!”

手起刀落。

两片刀光,夹击王彪要害。

与此同时,马厩屋顶还有埋伏,一个小子手持连击弩,作壁攒射。

嗖嗖···

连射五六支小箭。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威胁。

王彪如被围困。

三人敌人,攻击远近结合,颇为难缠。

王彪对付小贼,很有经验。

脖子一缩,躲过上边打来的刀。

手刀走下盘,拦住下边攻来的刀。

待到小箭射到。

他脚下不动,身子后仰,用了一招“斜板桥”。

铮铮铮···

小箭擦身如果,毫发无损。

王彪将身体拉正,钢刀一握,骂了一声:“区区伎俩,还能伤本大爷?”

他出来的着急,只带了一柄刀,不曾带弓箭,对马厩上那射箭的小人,自然无法了。

须臾间,他机灵一动,计上心来。

牙齿一咬,脚下一跺。

砰···

地面铺着石板,怎堪承受如此大力?

顿时四分五裂,做无数个小碎石!

王彪再以脚尖踮起一块碎石,捏在手中,施展打镖手法“流星赶月”,对准马厩那人打出。

石子在夜色中,几乎不见。

小贼怎料王彪有如此妙招?

打一个猝不及防,额前中招,死于非命。

思考、跺地、碎石、射杀···

一切皆在一瞬间完成。

其他两人根本阻止不来。

大怒之下,向王彪猛砍。

不到两招,全死于王彪刀下。

接着,王彪大喊一声:“道长,外面好些个蟊贼。”

室内,长明道正以白虹剑御敌

黑芒首先和分为联邦的人讲述了一下所有的事情,并且把自己收到的邮件和回复的邮件展示给大家看,众人显然是震惊非常没有人能想到事态,竟然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

有人认为这就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人类的未来将会疑难重重。

黑芒则是很伟大,作为一个真正的有大气的元首,他是这样讲述的,人类有很多的缺点,这是戊戌之一的,如果有一个真正的帮手,可以敦促人类摆脱自己的这些缺点,那何乐而不为,呢他相信这个世界上1+1=......

看她的装束打扮,和别的丫头也,对望了一眼,脚一顿,身形猛

雷宇受伤很重,即便吃了无忧和尚的少还丹,仍需要施用补药,修养个三五日,才能恢复,锄奸会的人虽然有十多个,加上柳长歌这些人,人数也不少,但在京城,奸王的地盘上,奸王不仅可以尽出其手下,还能调动军队前来助阵,一旦拼杀起来,柳长歌些人,其必会成为螳臂当车,以卵击石之势,奸王的人不知道发现了罗家巷子没有,迟疑下去,总是不安全的,就在关键的时候,柳长歌想起了一个人来,心里有了一些注意,足以保证大家的安全,可他心里没有底,不知道此人会不会收留他们。

这个时候,房间内的人,形成了两个阵营,以曹旺为首,锄奸会的人并不打算逃走,要在罗家巷子与奸王的人一决高下,但是柳长歌这边的人,却更为冷静,躺在桌子上,虚弱的雷宇,头脑清明,说道:“曹兄弟,奸王在京城可谓是一手遮天,还有黑白二鬼,小桃红,破戒和尚等高手甘为驱使,若是硬拼,只怕对我们不利,以我的意思,现在最好还是离开这里,暂避锋芒才是,好在过几日就是天下会武,奸王否则此时,到时候一定很忙,抽不开身来对付我们,我们便可以重新寻找落脚点。”

与童忠对抗,不是一件着急的事情,曹旺何尝不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此刻,他陷入到了犹豫之中。

雷宇讲明了厉害,正是现在矛盾的关键点,曹旺的手下,高峰站出来说道:“曹大哥,我看这位雷大侠说的有道理,咱们固然不怕与奸王一战,死得其所,可是现在,我们都明白了,奸王是要对付柳少侠的,柳少侠乃是柳将军的遗孤,我们既然要保护柳少侠,就不能选择与奸王硬碰硬,事到如今,我看还是将所有人都召集回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隐蔽下来,再谋后事才好。”

高峰一直是曹旺身边信得过的一个人,曹旺听完,心道:“不错,眼前最为要紧的事,是保护柳少侠,我死了倒是不打紧。”想到这里,曹网又犯难了,因为京城之大,却都在奸王的布控之下,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呢?

曹旺说道:“京城之中,此刻,奸王势必层层布控,我们要往何处去呢,大家可以各说己见。”

高峰道:“在京城之北,有一个老庙,平时肃清,庙中的和尚,与我有几分交情,不如我们到哪里借住几日?”

曹旺道:“那和尚信得过么?”

高峰笑道:“寺院的主持,名叫恩惠和尚,虽然不会武艺,心地却很善良,我与他相交多时,知道他是对当前的朝政很是不满,对童忠等一班奸佞之臣,极为愤慨,光靠这点,倒是我辈中人,只要我们过去,与他讲明情况,我想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怀,断然不会见死不救。”

曹旺也想了几个地点,但是不等说,就给他自己否决了,此刻,全无主意,听了高峰的话,曹旺好像在漆黑的长夜中村寻找到了一盏

看着两女争吵,羽化梅比斯笑道,“好了,你们两个,让我安静会吧”。

  “对,羽化姐要去争夺星辰塔,不能打扰,露露,你走吧”格兰蒂尼柔声道,紧紧抓住羽化梅比斯手臂。

  露露龇牙,“你为什么不走,我偏不”。

  羽化梅比斯无奈,“都留下吧,跟我说说你们在外面的见闻,学院?是不是很有趣?有没有碰到心上人?‘。

  露露急忙道,“羽化姐,我在一颗名叫地球的末日星球上收复了一只大龟,好大好大的”。

  “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翻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旧城的往事

白六玄

旧城的往事

明日复明日

旧城的往事

往北

旧城的往事

只是心中的梦

旧城的往事

青山羊

旧城的往事

古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