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大强援》。

李潇刚刚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

突然帐篷门帘突然打开,一道人影快速冲了进来。

李潇吓了一跳,以为又有敌人来袭。

他的火盾直接就释放了出来,将自身防护的滴水不漏。

等他回过神来,看向人影,心中不由得微微出了口气。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去进攻影舞者的万长空。

万长空看到李潇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只是身上有点点血迹。

他微微松了口气。

在对付影舞者之时,他就发觉自家营帐之中,突然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气势,那股气势之强,甚至让他这个化虚境巅峰强者都战战兢兢。

可是想到李潇的重要性,他不得不快速回来援救。

现在看到李潇没事,他不由觉得奇怪,不知道他是如何存活下来的。

万长空直接问道,“小子,刚刚是谁来袭击?他人呢?”

“袭击之人是谁,我也不清楚,他自称本神,附在他的身上进来的。”

说着李潇指了指像是木头人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影舞者。

万长空听到本神的字眼,脸色微微一变,李潇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的意义,他作为人类高层,还是多少有所耳闻。

“那你怎么活下来的?在那种级别的高手手下,连我也可能无法幸免。”

“我是被一个叫维多的人救了,他没有现身,只是意识降临。不知道那是什么境界?”紧接着李潇想到万长空的反应,不禁奇怪的道,“师兄,你知道那是谁?”

万长空凝重的点头道,“敌人的身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巫神。”

李潇听到巫神两个字,也没有太过害怕,他只是有些疑惑,巫神不是蛮族的神话传说吗?怎么现实之中真有这个人?

看着李潇疑惑的眼神,万长空解释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据我所知,当时在维多男爵的带领下,我们降临到这颗蛮荒星球。”

“当时巫族,就是我们称呼为蛮族的种族,是有神存在的。”

李潇连忙问道,“神是什么?难道真有创造世界的神灵?”

被李潇突然打断万长空不爽的咂咂嘴道,“神是一种修行境界,而且不是化虚境之后的境界,你只要知道,神很强就对了。”

“维多男爵带领人族和蛮族进行了一场大战。虽然当时维多男爵带的人少,可是高手众多,很多都是神使级别。”

“据说双方大战,给这颗星球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最后巫神为了保存种族,不得不布下阵法,将双方的战场彻底封禁。”

“所以,现世之中,化虚境就是最强的战力。如果突破化虚境,就会被阵法牵引,直接降临到双方的战场之中。”

李潇咂舌道,“双方打了200多年,还没分出胜负?”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突破化虚境之后的高手很难杀死,也许双方战力持平,不想两败俱伤,谁知道呢。”

听到万长空不负责任的推测,李潇明白他确实也不清楚,毕竟战争发生之时,万长空还没出生呢。

李潇继续问道,“我一直好奇,都说我们是从外面降临到这里的,我们到底从哪来的?还有为什么维多是男爵?我们晨丰国有爵位吗?”

万长空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因为老一辈的基本都去了战场空间。至于爵位晨封是没有的,好像有什么忌讳。”

“那师兄,化虚境之后是什么境界?”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李潇肯定要将自己一直好奇的境界问题问清楚。要知道他很快也会到达化虚巅峰,可是下一步该如何修炼,他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了。

“你小子是好奇宝宝吗?怎么什么都想知道,你现在离化虚境巅峰还远......”随即万长空想到李潇那变态的修炼方式,改口道,“其实化虚境之上的境界,我也只知道和规则相关,具体的得等我卸任之后,回国都学习。”

听到万长空也不知道,李潇微微失望。听说去国都学习,李潇不由得好奇道,“难道国都还有专门教授突破化虚境的学校?”

万长空无语道,“怎么可能是学校教授。国都之中有个万法塔,所有突破到化虚境巅峰的修士,都会进入万法塔中修炼。”

“而且突破的话,也需要先报备之后才行,不然直接传送到战场空间的蛮族地盘,那就有乐子了。”

李潇想想那画面,也是有些不寒而栗。

不说别人,就是那巫神一人就能杀死所有进入蛮族地盘的小白。

仅仅是一丝意识降临,就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如果是本体的话,不知道有多可怕。

“好了,这些常识,等进入了万法塔,肯定有人教这些人会这么欢迎自己,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好了,各位,作为医者,救死扶伤是本职,没有必要这样。”

一旁的护士天使这时候走了过来,摘下了口罩,露出了颠倒众生的美丽容颜,而这位美丽的女孩正是李诗药。

李诗药对着顾浩说道:“你没有让我失望,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顾浩认真的说道:“我昨天就跟你说过,从今往后,你去哪,我就在哪。”

瞬间李诗药脸色羞红起来,低声说道:“昨天的事情,你真的都是认真的吗。”

“当然,我说到做到,不过你可以说话不算数,毕竟你是女人,我不会在意的。”

李诗药当即不高兴道:“什么叫我是女人就可以说话不算数了啊,我李诗药也是信守承诺的人。”

顾浩突然看着李诗药的眼睛问道:“你当真说话算数。”

李诗药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眸里露出了一丝惊慌,可随即笑着说道:“当我男朋友,你想得美,我现在反悔了,我就是个小女人。”

说完,她转身就准备走,可想了想,突然回过身,在顾浩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幕瞬间如同深水炸弹,在全场引爆。

“噢~噢~………”

一群大老爷们,忍不住躁动了起来。

“再亲一口一个,我们还要看……”

李诗药亲完之后,整个人如同熟透的苹果,羞涩的转身就离开了。

顾浩还在回味那一刻的湿润,脸颊上的香味还没有散,他连忙摸了摸放在鼻尖。

全场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小护士是看上了大医主,而他们大多数人也都从内心里祝福他们,然而有一个人,却如被架在了火焰之上炙烤一般,一颗狂暴的心,都快被妒火然爆。

而这个人就是黄玄,此刻真是异常煎熬,他没有想到顾浩这杂碎竟然会被这么多人欢迎,甚至连他最心爱的女孩也主动献吻,这是什么样的感受啊,要不是他还顾及自己的身份,顾及自己的前程,此刻他恨不得冲上去杀了顾浩。

“顾浩,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黄玄死死的捏着拳头,指甲嵌入了手心都没有察觉。

陈强看着顾浩,笑眯眯的走上去,对着顾浩说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这次见面,你又给了我惊喜,真的是很让我意外啊。”

顾浩对着陈强说道:“陈教授,你来的正好,相信你也看到了,这间临时搭建的手术室,的确不合规,但是它却是捍卫生命的战场,不知道你认为它该不该存在在这里呢。”

陈强没有犹豫,掷地有声的说道:“作为医者,一切都要以保护生命为前提,我觉得这件手术室虽然简陋,可却应该存在,如果没有它,我相信哪位被钢筋洞穿腹部的伤患此刻怕是要不行了。”

顾浩点头道:“的确如此,当时我如果不及时给哪位伤患做手术,那人就会没命,但是这也让我和我的同伴背负了不公平的待遇。”

陈强眉头一皱:“此话怎讲。”

顾浩看向了院长韩川,韩川脸色一变,尴尬道:“我当时不知道情况……”

顾浩正色道:“你不知道情况?不知道情况,你就敢扯手术室的帘子吗,你不知道情况,你就可以随意赶走我手术的助理医师吗,幸好刚才庞婉的工作完成了,不然你赶走庞婉,耽误了手术,你担得起责任吗。”

顾浩说的很大声,一点都没有给韩川这个院长的面子,而被顾浩这般训斥的韩川当然是受不了的,脸色阴晴不定,当即怒喝道:“你是谁啊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这么说话。”

顾浩冷着脸道:“我叫顾浩,你如果不认识我没有关系,我给你刘震南的电话,让他告诉你我是谁。”

说着顾浩竟然直接拨通了刘震南的电话递给了韩川。

韩川惊诧的接过电话,就听见刘震南说道:“韩川,我是刘震南,情况我已经清楚了,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听顾浩的安排,不要有任何情绪,另外陈强的事情你也不要管了,你虽然是院长,但也不能因为拉拢陈强团队,而做出违背医德的事情。”

“是是是,刘董我明白了,是我糊涂了,我检讨。”韩川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惊恐万分的看向顾浩,眼神也瞬间变得恐惧起来。

“好了,我还有个会要开,就先这样了。”

说完刘震南挂断了电话,而韩川还保持着接听的姿势,心中已经万念俱灰了。

刘震南的能量毋庸置疑,就光安博医院的董事一职,就足够决定韩川这个院长的去留。

如今韩川已经明白了刘震南的态度,虽然没有说什么重话,可是语气中的冷漠和失望,还是能感受到的,恐怕从今往后,他的前途也要到此为止了。

这是双重的发泄。他的身子忽然是什么时候散的,一点也不知道

  看着眼前这两个笑语嫣然的女孩,纵然楚怀沙心中气愤,但还是没能发泄出来。

  回就回吧,不就是负重越野嘛,下山总比上山简单。

  那年初夏,我背着行囊离开家,古道旁,你欲语泪先下……

  诗召南和丁初雪在前面哼着歌,楚怀沙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三人一副刚春游完然后回家的小学生模样。

  等到了家中,疲惫也随之而来,楚怀沙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我去,累死了。”

  终究是退伍多年,体力跟不上来了,不然的话他再做百八十个俯卧撑不成问题。

  “晚上吃啥?”楚怀沙摸着干瘪的肚子问道。

  “我点外卖,你吃点什么?”说话间诗召南已经挂上去五份米饭了。

  楚怀沙伸手指点江山道:“辣椒炒肉,土豆丝炒肉,豆角炒肉,没了。”

  丁初雪闻言吐槽道:“真是个肉食动物,召南我要一杯奶茶,再来两份薯条一个汉堡。”

  “奶茶配汉堡,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切,要你管。”

  和丁初雪混熟了之后,曾经高冷的美女,如今也终于蜕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小姑娘的样子。

  诗召南一阵操作,不一会功夫,外卖小哥便将饭菜送了上来。

  楚怀沙见到饭之后饿死鬼托生似得连啃了三份米饭,将那几份肉菜也吃了个七七八八。

  吃饱喝足,楚怀沙拿出一根牙签塞到了嘴里。

  “我说,烟花还看不看?”

  丁初雪和诗召南一边吃着薯条套餐一边异口同声的回道:“当然看了。”

  楚怀沙道:“去哪,不会明天再让我负重上山吧。”

  二人相视一笑,诗召南解释道:“不了,我们又查了一下攻略,岳麓山因为树木茂密的原因,并不是最适合看烟花的地方,最适合的其实是杜浦江阁。”

  楚怀沙先是一愣,随即他便闻到了二人甜甜笑容下隐藏阴谋的味道。

  “我说,你们两个早就打算好了的吧。”

  诗召南连忙摇头。

  “怎么可能,我能计划书都在这里,不信你看。”

  说着她便丢出来一本书,楚怀沙不相信的随手翻了两页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丁初雪道:“我说,你就别那么小气了,不就是背着包爬了趟山嘛,我们两个也都爬了啊。”

  “哼!算了,杜浦江阁就杜浦江阁。”说完楚怀沙又开始消灭另外两份米饭。

  次日五一广场。

  因为是市中心,所以楚怀沙也懒得找什么停车位,直接打车过来就是了。

  和旁边两位打扮精致的美女想比,旁边的楚怀沙简直就是一个土包子。

  上身穿着白色半袖,下身穿着灰色的七分裤,要不是诗召南强烈反对,楚怀沙估计还得把他的大拖鞋穿过来。

  当然现在穿的也不是什么高级货,一件淘宝上七十九买来的便宜运动鞋而已。

  逢国庆,五一广场是人山人海,诗召南和丁初雪二人拉着楚怀沙穿行在各种商铺只间。

  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像是两个挑美女的富家公子。

  楚怀沙对那些卖的死贵,质量又不咋地的东西不怎么感兴趣,但是二人喜欢逛他

走了很久,天色已经黑了,陆隐坐在树上,抬头望天,没想到这地方夜空很美丽。

  “哥,你的道蒲能让你在这里待几天?”胖子突然问道,随后懊恼,“忘了,你是聋哑人”。

  陆隐心中一动,道蒲?应该是那个蒲团吧,能让自己待几天?意思就是有时间限制,而且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同,他想了想,打算取出道蒲看看,也看看胖子会说什么。

  但下一刻,他脸色变了,凝空戒,打不开。

  什么鬼?为什么凝空戒打不开?陆隐试了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大强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绝地战机

慕枫

绝地战机

等一下马上更

绝地战机

步履无声

绝地战机

北辰忘忧

绝地战机

莫问初心

绝地战机

汪了个喵